西安信息网

首页 > 本地信息 / 正文

患colorcorrect.dlm癌母亲写家书寻失联9年儿子 最后短信只有11字

网络整理 2018-08-19 本地信息
(原标题:儿子大学毕业后失联,已经整整9年!患癌母亲写家书:孩子,让我再看你一眼!)

近日,一封《孩子,让我再看你一眼》的家书刷爆不少网友的朋友圈。这份信来自于江西宜黄县雷湾村村民吴细女。今年7月,56岁的她被查出罹患子宫梭形细胞恶性肿瘤。得知患癌后,吴细女选择放弃化疗,回到乡下等待儿子。而此时,从农村考到北京航空航天大学的儿子,已经失踪整整9年。

这封家书写道,“今天,妈妈再也熬不住了,癌症把我推向死亡的深渊。人总有一死,我并不惧怕死亡,尽管我还不到六十岁。但我不希望带着遗憾和自责离开。回来吧!孩子。让我再看你一眼,妈妈的时间不多了。”

8月15日晚,南都记者联系上杨仁荣的家人与高中同学,试图了解他失联之前的踪迹。

吴细女写给儿子杨仁荣的信。

一封家书:

北航高材生与家人失联3444天

再过22天,江西宜黄人杨仁荣即将迎来32岁的生日。从北京航空航天大学毕业后,迄今已失踪3444天。

养女杨丽华知道,在母亲面前,不能提“哥哥”两个字,“一提,她就会伤心得不住眼泪。”

哥哥杨仁荣比杨丽华大7岁。在过去,雷湾村民都知道杨家有个会读书的儿子。从杨丽华记事起,哥哥一直没让父母操心过学业。对此,杨仁荣在宜黄一中的高中同学章瑾印象也很深刻,“我们有同学去他家找他玩,他都是在看书。”

2003年7月,杨仁荣在高考中考取570多分,后被北京航空航天大学飞行器设计与工程专业录取。谈及儿子的高考志愿,已经65岁的杨父表示,高考分数线出来后他就很自信,学校和专业都是他自己选的。

杨仁荣。

杨仁荣的高中同学羡慕他能从小村庄走向大城市。儿子北上念大学后,杨崇生夫妇依旧在雷湾村与人合种桑树苗。这对老实本分的夫妇迄今最远只到过福州打工,还是在儿子上大三期间。

直到2009年儿子的一条短信,打破了这个农村家庭的平静。

突兀短信:

大学肄业后换过多份工作?

曾表示对专业学习无信心

大四之前,和许多从小城镇到大都市上大学的学子一样,杨仁荣每年寒暑假都会乘坐火车回家。

杨荣仁在江西的家。

杨父告诉南都记者,他印象深刻的是在儿子大二的暑假,曾透露了专业学习情况,当时杨崇生安慰儿子不要悲观。

此后的两年间,杨荣仁再未与父母细聊过学习。“他打电话来,也是问问家里怎么样。”

临近大四,杨荣仁曾对杨父说去考北大的研究生,“我就给他打了5000元。”杨崇生认为,儿子学习上一直很自觉,当时他对儿子的未来规划有信心。

事实上,从北航毕业后,杨仁荣的工作经历不太顺利。

杨丽华只知道哥哥毕业后留在了北京,先后在保险公司和花旗银行待过,但对于为什么两份工作都不长久,她推测是“没有找到理想的工作。”时隔十年,杨丽华还是坚定地认为,哥哥毕竟是名牌大学的毕业生,工作肯定能找。但当记者问及哥哥喜欢什么时,今年25岁的她也感到迷惑。

杨丽华记得,2008年母亲曾前往北京看望哥哥。对此,杨崇生回忆道,“他妈妈在奥运前夕去北京看他,无意间在柜子了翻到他的肄业证书,我知道了很吃惊。”同年11月,杨崇生前往北京劝儿子回校补考,杨仁荣当时答应了,“我叫他要不回家调整一下心态,他说我是成年人,能在北京站住脚。”

直到2009年,杨崇生接到银行电话,催他还3万余元借款,“我打电话给儿子问怎么回事,他说这个钱你不用还,我自己会还。”杨崇生告诉南都记者,他在银行了解到,“从2007年毕业到2009年3月份,那时候北京租房大概1500元一个月,借款大部分用于租房开支。”杨崇生帮儿子还了贷款,叮嘱儿子再找一份新工作,儿子应好。杨崇生本以为能放下心。

熟料2009年3月12号,儿子突然发了一条短信,只有11字:我在北京挺好的,不要担心。

这条短信来自儿子朋友杨某的手机,突兀的短信让这位与土地打了一辈子交道的农民感到不安。

他立即拨打杨某的电话,接通后听见电话那头在喊:“杨仁荣,你父亲打电话来了。”后来,儿子的朋友突然在电话里说:“对不起,你儿子不在这里。”电话被挂断了。随后杨崇生多次拨打了儿子和杨某的电话,均无法接通。

杨崇生夫妇再没能联系上儿子。杨崇生想过,儿子是不是故意躲着我们?是不是觉得自己辜负了我们的期望?”

杨丽华同样百思不解哥哥“失踪”的原因。

“我哥跟爸妈、跟我的感情很好,妈妈的性格平易近人,村里有小孩来家里,她总是热心拿出好吃的东西招待。”杨丽华曾经想过,是不是由于家庭经济条件的原因?但她又摇摇头否认道,“我们家条件在村里也不是最差的,就是一般的务农家庭。”

南都记者了解到,在北航读书期间,杨崇生每个学期给儿子打一笔生活费,“四年大学下来全部开支10来万左右。”他表示。

杨丽华也曾想过,哥哥是不是被传销团伙骗了。“但不对劲啊,如果是传销,还会打电话向家人要钱,但也没见他有打过电话来要钱。”

高中同学:

“他曾动过考研念头”

杨仁荣的一位高中同学告诉南都记者,杨仁荣的性格比较乖巧,“也算是比较要强的,高中时他的名次稳定在年级前10,有一次他考了23名还哭过。”

杨仁荣的高中同学罗来文告诉南都记者,“许多同学直到最近,才知道杨仁荣十年未曾与家人联系。”他表示,最后一次见到杨仁荣是在2006年大三暑假,“当时我去到他家里,和他讨论要不要去读研的事情。因为他是典型的爱读书的人,动过读研的念头,但是考虑到家里的经济压力,没有完全确定下来。”

杨仁荣求学时期获得的奖状。

杨仁荣的一位高中同学在得知他失踪后,向南都记者表示,“我觉得好强都是被逼出来的,父母与老师的期望,同学的压力,自己给自己的压力......我们那时候把好好学习考大学当成人生中最重要的事,能考上好的大学感觉就是万事大吉了,我能理解他的感受,拼尽全力考上了好学校,却对自己所学的专业没有一点信心,觉得前途没有希望。这种心理上的落差是很大的打击。当学生的时候考大学是目标,考上大学了却迷茫了。”

多方寻找

只有小学文化的父母沿地铁线一趟趟寻找

2009年、2010年、2011年、2013年,杨崇生夫妇曾四次前往北京寻找儿子。从派出所、网吧、地铁到发寻人启事,所有的努力像投进大海的石头,杳无音讯。

最清晰的一次线索发生2011年。通过北京朝阳区派出所,杨崇生查到了儿子曾在两个月前在一网吧上网,但等杨崇生赶往网吧时,才发现该网吧已经倒闭。

对于只有小学文化、鲜少出远门的杨崇生来说,北京城大得像一座迷宫。这对鲜少出远门的夫妇拿着地图,一趟一趟地乘坐地铁,一路寻找。白天找累了,夫妇俩回到大侄子在昌平区回龙观的租房里睡一晚,第二天继续。

2012年,杨崇生在北京派发寻人启事时,联系上了杨仁荣大学时的辅导员,了解到儿子大学时成绩不是很差,但由于物理毕业考试没有考,没有拿到毕业证。

杨丽华哽咽道,2013年冬天母亲独自去北京寻找哥哥,“找了一个月回来,手和脚都冻坏了,后来我们就不再放心她一个人去找。我妈一直想继续找,但北京那么大,根本无从下手。”

2017年,其他亲戚通过宜黄县公安局了解到,去年4月22日,杨仁荣购买了从北京西站到西安站的火车票,却未购买返程。杨崇生告诉南都记者,身份证使用地点显示儿子常年在北京生活,“去年的火车票信息,是目前为止最后的线索。”

母亲患癌后的唯一心愿:

“等你回家”

十年时光如白驹过隙。

五年前,杨家的老房子已拆掉大半,建成新房。只有杨仁荣住的房间,还保留了原来的老样子。10来平方房间,其中一面墙上贴了六张杨仁荣的奖状。杨丽华知道,母亲一直在衣柜整齐地收好哥哥上学时的衣服。

“考虑到我妻子的心情,”杨崇生告诉南都记者,“最近几年,六兄弟在春节时总会张罗大家庭一起过年。”杨崇生摆摆头叹气,“但每年过完春节,晚上她想起来总是哭,哭昏过不下七、八次。”

在杨丽华看来,寻找哥哥的这几年,父母心力交瘁,几乎一下子苍老,白头发冒了出来。

杨仁荣的母亲躺在病床上。

8月15日,在病床前照顾母亲的杨丽华,母女眉眼间的神情颇为相似。与哥哥相反,杨丽华时常与父母通过微信语音或视频聊天,“其实我爸妈不是很会玩微信,平时我有空就教我爸,基本上每天都联系。”

杨丽华一直想,小时候哥哥跟家里人感情很好。她始终记得小学时,两兄妹写完作业,哥哥会带她到离家不远的河岸边玩耍,那时候太阳的余晖倒映在河里金光闪闪,四周一排绿色的板栗树生长茂密。有时起风了,果子被吹落在地上,树影婆娑。

在杨丽华看来,这就像是大树在招手,哥哥,等你回家。

对话

南都:目前你的妻子病情怎么样?

杨崇生:她患的是子宫梭形细胞恶性肿瘤。因为担心治疗费用,不愿接受化疗。就希望能见儿子最后一面。她的病情跟一直以来想念儿子导致心情抑郁有关。我们就希望儿子能快点回来,这样也许她妈妈会心情变好,愿意治疗。

南都:儿子的性格是怎样的?

杨崇生:他从小到大很听话、孝顺,在学业上很自觉,性格比较内向,不会和其他人交流,可是在杨仁荣9岁的时候,妹妹因为一场医疗事故,不幸离世。杨仁荣的父亲杨崇生说,这给儿子带来不小的打击。儿子渐渐变得有些内向,喜欢独来独往。

南都:在儿子求学阶段,你对他在学业的期望和要求高吗?

杨崇生:因为他一直以来学习都很自觉。高中时我了解他的学习情况都是侧面去问老师,不给他太大压力。上大学后他也成年了,我们也不想过多管束。他上大学时,我每月跟他通过手机联系一次,有时我打电话给他,聊生活上的事。我问他在学校的生活,没有追问学习情况。

南都:最后一次见到他是在什么情况下,还有印象吗?

杨崇生:是在2008年11月。我到北京找儿子,我穿着棉衣,当时他身上只穿两件衣服,一件衬衫,外头穿了一个黑色大衣,整个人状况不怎么好。我快离开北京时跟他说,“如果你想我们好就去参加工作,如果你想我们死,就不要去工作。他当时点头,保证说一定会去工作的。

南都:如果这一次找到了儿子,你想对他说什么?

杨崇生:过去了,就过去了。只要他回来就好了。无论他在哪里,经历了什么,我们都不在乎。只盼他能听到这一声呼唤,早日回家。

希望杨仁荣看到报道,

早点回家。

Tags:失联   杨丽华   杨父   家书   北京

搜索
网站分类
标签列表